大水很残酷也让人重生——谨以此文纪念郑州“7·20”大水一周年

楼下,是护工和保安拿着沙袋在堵水。后来,水势越来越大,医生护士都跑下去抢救设备。

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以下简称一附院)是河南乃至亚洲规模最大的医院,拥有将近1万个床位。在这1万名住院病人中,王宇的妻子就是其中之一。

7月19日,王宇的妻子因为急性脑炎,做完腰椎穿刺后,转入一附院河医院区住院部心外科治疗。

王宇的家在京园小区,离医院不到一公里,平时走路也就5分钟。停电后,他就想回家一趟,拿个充电宝和一些应急的物品。

可是刚出医院门,王宇就傻眼了。“水太大了,1米88的个头,脚一挨地,就淹到脖领子了”。

7月20日下午4点到5点,郑州一小时内降雨达到201.9毫米。这是我国设立气象观测站以来单小时最大降雨量纪录。仅仅这一小时,就相当于106个西湖被倒进了郑州。

医院之外的郑州,已经完全被大水占领。帝湖周围的路上,汽车像游泳池里的塑料鸭子,随波逐流。大水倒灌进入地铁站,地铁5号线海滩寺站的车厢已经进水,车厢里的乘客在焦急地等待救援……

当晚,手术室里的备用电池消耗殆净,医生只能拿着手机和瞳孔笔照明,继续救人。

没有电,呼吸机也成了摆设。急救科室的医生护士,全员上阵,靠人工捏呼吸气囊抢救危重病人。

21日一早,王宇就接到了全体转移病房的通知,这让他又焦虑起来。妻子颅压低,一直需要输液。转移时间越长,越可能有危险。

电梯停运,王宇只能背着妻子往下走,从18楼的心脑外科到一楼大厅,走走停停,足足走了二十分钟。而更重症的病人,只能靠着医护人员连着床一层一层抬下来。

好在全市支援的大巴车已经到位。等了半个小时,王宇和妻子才终于坐上大巴车。

“在车上我媳妇已经昏迷了,我特别着急,但是车跑得特别慢,因为路上有塌陷和积水,要绕着走”。

小心翼翼的大巴车终于在一个小时内,把王宇和妻子安全送到10公里以外的郑东院区。

转移持续了一天一夜。7月22日上午8时30分,郑大一附院院长表示,河医院区全部清空,11350名病人全部转移完毕。

“从早上,一直到现在,搬迁还在继续。医生和护士家里也被淹了,但是他们依然坚守岗位。内心感动于医护人员的不易,感动于他们的仁心和大爱……”

大水退去,王宇妻子的病情也逐渐好转,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。7月29日,王宇高高兴兴办了出院手续。

考虑到照顾病人更方便一点,王宇和妻子特意住到了离一附院郑东院区不远的丈母娘家。

谁也没有想到,这次疫情,会持续长达一个月的时间。直到8月28日,郑州中高风险才全部清零。

对于很多店铺来说,疫情之后还有一段“报复性”消费的时期。但是王宇的企业在复工后,发现“报复不起来”,因为最好的时间已经溜走。

王宇是安徽蚌埠人,在北京读完大学后,2007年来到郑州创业。在郑州,一直从事教培行业。2021年前,在郑州最多拥有5家校区。

对于教培机构而言,每年暑假都是行业的黄金期,也是招生最重要的时期。有些机构,暑期甚至可以占到半年的营收。

除此之外,暑假的招生表现不仅影响着企业的财务表现,也对后续秋季学期的学生转化至关重要。

可是郑州这回的大水和疫情,恰好把暑假隔了过去。而且哪怕是疫情过后,监管部门对于人员聚集也有严格限制,教培行业被无限期停课。

郑州的教培行业,集体错失了2021年。大家只能把希望,都放在2022年。

7月24日,大水过后郑州街头的水渍还没干,国家就发布了“双减政策”。一夜之间,行业变天。其中,郑州作为“双减政策”全国9个试点城市之一,成为样板。

2021年之前,中国校外培训机构超过70万家,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,仅郑州就有80多万的从业者。

国家“双减政策”公布时,很多郑州的教培行业从业人员还心怀希望,觉得“郑州今年太惨了,政策应该不会执行那么严”。

可在疫情结束过后没多久,10月14日,郑州版本的“双减政策”落地,全城严查培训机构。

王宇在郑州从事教培行业将近14年。即便是2020疫情过后,王宇仍然看好郑州市场,觉得“郑州的未来一定会很好”。

2020年下半年,王宇在二七区鑫苑新都汇的新校区刚刚装修完成,开始营业。当时间快进到2021年,大家熟悉的剧情就开始了。

6月,商丘武馆大火,全省培训机构停业整顿。正式复课不到一周,遭遇“7·20”大水。7月30日,出现疫情确诊病例,绵延一个月。10月,郑州双减政策落地。11月,又是疫情。

2021年,最难的是郑州人,“涝疫结合”双管齐下。而比普通郑州人还难的,一定是郑州的教培行业从业者。

经历了大水和多轮疫情的郑州教培行业早已经摇摇欲坠,最后在“双减政策”面前,被轻轻推倒。

“本来想着熬过这一年,明年好好努力”,没想到对王宇来说,却是一切推倒,重新来过。

一个月过去了,一楼客厅里的水已经退了,但是地下车库和地下室改成的酒窖,仍然泡着。

整个郑州,每家每户的损失很难统计。唯一最直观的数据,就是车损。一场大水,让郑州市的受损车辆超过40万辆,仅王宇所在的小区就被淹了100多台车。

王宇是郑州第一批特斯拉车主,2018年亲自去北京特斯拉交付中心把刚出厂不久的ModelX开回郑州。结果刚开了两年多,就被泡了。

这些泡水车辆先要被晾晒,再由汽修厂评估,拿出维修方案和报价,然后保险公司才会赔付。

早在2019年,王宇就成为陈厚的忠实粉丝,这些年来一直喝一直买。2021年春天,王宇还专门到陈厚中国为“得到社团”订了100件的定制酒,这回尽数被淹。

“7·20”大水期间,郑州被泡的陈厚酒加在一起,一共1651件,市值约540万元。这其中光王宇的酒,就价值几十万。

“不管是哪个年份的泡水酒,都可以换同年份的酒。而且送去立马就换,运费还报销了”williamhill威廉希尔官网。

换酒和王宇遭受的损失相比,并不算大,但是王宇觉得,“但这是2021灰暗的一年里少有的亮色,让人格外觉得温暖”。

目前来看,还算顺利,“阅读书房”花园路纬一路的新校区即将开业,招生已经开始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